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导演崩盘庄股健特生物背后的神话故事

2018-12-06 18:41:12

导演崩盘庄股健特生物背后的神话故事

提起健特生物,其灵魂人物史玉柱可谓是声名远扬。

彼时因巨人大厦烂尾在珠海跌倒,如今又在上海重新爬起来的史玉柱,已开始将触角的吸盘伸向了中国的资本市场。

在7月中旬曾连续出现大幅跳水之后,近日健特生物(000416)再下台阶,誓有将跳水进行到底的决心。

该股在8月12日至8月17日的连续四个交易日内,累计跌幅已达26.62%。

提起健特生物,其灵魂人物史玉柱可谓是声名远扬。在几经沉浮后,1998年,史玉柱开始做脑白金,在上海注册了健特公司,2000年脑白金销售额超过10亿元。2001年1月,史玉柱向公司“借”了1亿元,通过珠海士安公司收购珠海巨人大厦楼花还债。同时,新巨人——上海巨人投资公司成立,并控股上海健特。

彼时因巨人大厦烂尾在珠海跌倒,如今又在上海重新爬起来的史玉柱,已开始将触角的吸盘伸向了中国的资本市场。

玩转脑白金 导演重组神话

2001年5月,通过系列运作,史玉柱将下属无锡健特90%的股权出售给了上海华馨投资公司,并担任上海华馨的决策顾问。然后通过华馨投资辗转将这部分资产卖给了上市公司ST国货,ST国货后来更名为青岛健特,在2001年实现盈利之后摘掉了ST的帽子。

与之同时,ST国货的股价上演了急速飙升的一幕,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从12元直逼25元,除权后再度冲击至27元,并成为2002年底为耀眼的明星股,一路飞涨的股价、一根飘红的曲线,美丽的重组神话在低迷的股市异常上演。

而这——是史玉柱与股市的初次亲密接触。一出手就不同凡响。

此前根据ST国货披露的资产重组方案,大股东青岛市商业总公司将其持有的3379.68万股国有法人股中的2811万股转让给上海华馨投资,并先将该部分股份委托给华馨投资管理。ST国货向华馨投资出售部分资产,并购买其所拥有的无锡健特90%的股权。而无锡健特的主打产品就是史玉柱打造的家喻户晓的脑白金。

在一句“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词背后,是无锡健特百分之七八十的销售毛利率,及其大股东健特生物近年来业绩的突飞猛进。

2002年年报中,健特生物每股收益更是达到了0.62元,俨然进入了绩优股的行列。

但天下怎么会有永远的大餐?在史玉柱将健特生物打造成中国证券市场上一匹彪悍的黑马的同时,其借势高位逃顶的能力也着实了得。

2002年11月23日,健特生物发出重要事项公告称:以史玉柱为首的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退出脑白金产品销售市场,不再从事脑白金产品业务,并将其所拥有的脑白金商标所有权和复合型脑白金及制作方法技术转让给无锡健特,其中商标转让价款为1.46亿元。于是媒体一片哗然,有关“史玉柱借机套现”,“卖掉脑白金”的声音迅速此起彼伏。史玉柱顿感自己再度被媒体所逼,于是其采取了迂回战术,2003年10月18日健特生物再发公告,决定中止旗下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购买“脑白金”商标的动议。尽管这则公告更像是在证明史玉柱对于脑白金系统的控制能力,但可以预见的是这不会是史玉柱套现脑白金的休止符。

如此,那么史玉柱取得了多少回报?

粗略计算:上市公司健特生物2001年报称公司10转增7股派1元,上海华馨由2800万股增至4770万股,分红4770万;健特生物从上海华馨手中购买无锡健特39%的股份,支付现金1.22亿元;健特生物中报10送2转增1,派现0.5元,华馨增至5700万股,进账2850万;通过此次无形资产转让,上海健特再进1.46亿元。综上所计,仅上市公司派现和关联交易,上海华馨与上海健特总计收入达3.43亿元。

因此,用完美退市来形容史玉柱套现一点都不为过。

再玩黄金搭档 又掌四通控股

史玉柱玩转健特生物在资本市场惊鸿一瞥后,悄然丢下脑白金这个”废弃”的概念挟巨资而去。

在此前,史玉柱早已与青岛健特和无锡健特基本划清了关系。可以说,这一次,他干净利落地甩掉了“脑白金”。

史玉柱要做什么?下一个目标已浮出水面——黄金搭档,依然是保健品。

2004年11月18 日,央视2005年黄金段位广告招标会上,史玉柱控制的上海健特再度引人瞩目,其2005年主推的产品正是黄金搭档。借助脑白金的利润和商标转让收益,史玉柱尝试开始第三个新神话。

事实上,在史玉柱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式的离开脑白金后,脑白金就开始麻烦不断,广告诉讼、疗效争议等一直困扰健特生物,而让健特生物烦心的则是保健品市场的江河日下,“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保健品行当拖累健特生物的业绩每况愈下。

公开资料显示,其净利润由2002年的15682万元,下降到2004年的12610万元;应收账款余额由2002年底的3474万元,增至2004年底的19481万元。健特生物万般无奈,只好另辟蹊径,公司于11月19日与唐山港陆钢铁有限公司就受让其持有的唐山港陆焦化有限公司75%的股权签署了《关于资产转让合作备忘录》。公司称,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进入煤、焦一体化产业,为公司未来利润增长培育新的增长点。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焦炭行业也不是挽救健特生物的诺亚方舟。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向股价坚挺的健特生物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始走出了与股权分置改革带来的利好相违背的行情。

值得关注的是,在健特生物的兴衰史中,除了史玉柱外,还有两个关键性人物,汪远思和段永基。

在证券市场上,人们很难将思达高科与健特生物联系起来。然而,只要翻开两公司的公开资料就可以发现,原来两家上市公司的幕后控制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汪远思在上世纪80年代曾任开封计算机中心工程师,后出任思达高科(000676)董事长兼总裁。2000年9月,汪远思成为尚未注册的聚鑫公司顾问。一纸”下岗证明”可以表明史玉柱与汪远思之间的关系。这份聚鑫公司在2001年4月开出的证明称:“由于公司经营不善,汪远思同志已于2001年2月20日下岗。”

而这一天,恰是汪远思受让上海华馨股份之日。资料显示,汪远思通过思奇科技、河南思达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层层控股,成为上市公司思达高科的实际控制人。与此同时,汪远思还通过上海华馨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成为健特生物的大股东。由于这层关系,让人们不得不将两家上市公司联系起来。

而健特生物在思达高科今年6月崩盘后不久便追其后尘,令市场更不得不将它们联系起来。

从健特生物的流通股东结构看,中关村证券是大流通股东,而中关村证券的大股东是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四通集团的段永基。

早在2003年末,在香港上市的四通控股()突然发布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公司四通巨人与Ready Finance签订协议,由后者收购Central New的全部股权,并将Central New持有的75%黄金搭档公司股份出售给四通巨人,收购涉及金额合计11.7亿港元。

根据四通电子发布的公告,收购完成之后,黄金搭档进行重组,向上海健特收购包括黄金搭档和脑白金商标在内的知识产权,并接管这两种产品的国内分销络。同时,黄金搭档收购珠海康奇有限公司10%的股权,后者拥有脑白金在山东省之外的销售权。珠海康奇另90%股权由无锡健特持有。虽然部分知识产权和营销络出售给了四通,但生产基地无锡健特仍在史氏公司体系内。而史玉柱多年培育起来的营销络,并不会随着股权转移而听从四通掌控,仍需史玉柱团队在其间协调。

也许因此,半年后,四通董事长段永基延请史玉柱出任四通CEO及董事,或与此存在关联。

凭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玩转资本游戏,如今健特生物已成为史玉柱的弃儿,而四通控股则纳入了史玉柱的新欢。

《资本市场》

全自动农药残留检测仪
无机布防火卷帘门
指纹锁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