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兽域狂啸 百四十一回 再相见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5:54 编辑:笔名

兽域狂啸 百四十一回 再相见

“公爵殿下,我看陶家是被奸党蒙骗了,如果不然,他们这几个人又岂会呆若木鸡,束手就擒?”韦辉上前对史哲奇说道。

“右相大人,尚未作任何调查,如何能下此定论!对奸党,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窦宪也越众而出,厉声喝道。

“两位爱卿无须争吵,不管陶家是否被奸党蒙蔽,它多少脱不了干系。这件事便都交给左丞大人全权处理,半个月后向我说明结果。”史哲奇不以为然地挥挥手说道。

见窦宪眼底闪过的一丝得sè,韦辉心中恨恨:“落在这窦扒皮手里,这陶家,就算不完蛋,也定会被扒掉一层皮,剐掉一半肉,白白肥了这窦扒皮了。”

见陶近之一众被押下,韦辉又向史哲奇禀告道:“公爵殿下,刚才妖女手举圣火珠,千钧一发之际,是魁首竞斗团中一员突施冷箭,才击落了圣火珠,解此危难。对此种壮举,公爵大人理应当面嘉奖魁首竞斗团以及这名兽人。”

“不可!”未等史哲奇回答,一旁的公爵夫人窦清清忽然失声叫道。

“夫人,有何不妥?”史哲奇转过脸,略有些不解地问道。

窦清清自知失态,忙解释道:“施箭者只是个下贱的兽族人,怎么配上这主看台呢。”

“对!人兽有别,兽族断不能踏入此台。”窦宪知道豢养魁首竞斗团的是阎家,是右相韦辉的势力,自然不喜欢魁首出风头,见女儿出语反对,便马上附合道:“听说这阎家的家主与右相大人的公子过众甚密,也难怪右相大人对阎家青眼有加了。”

“哼,我早说过,我是对事不对人。”韦辉并不多解释。

史哲奇满不在乎地呵呵一笑,道:“舅舅此议甚佳,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无论是人族还是兽族,只要敢对本公爵不利,一律严惩不怠,但只要是忠于本公爵,一律重赏。如此,方可震慑作奸犯上者,鼓励忠勇之士。”

“公爵大人说得极是,我这就去宣他们上来。”韦辉点头称是。

窦清清与花氏二姥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二姥皆神sè一凛,挣开身边来搀扶的侍女,重新站回她的身后,吐纳调息起来。

……

得到公爵的宣召后,已奔上擂台的阎逸飞大喜,急整衣冠。

“阎团长,此次贵团立下大功,定能得到公爵的嘉奖,恭喜了!”前来传诏的是韦辉手下,与阎逸飞也是熟识。

“多谢兄弟,要是真能得到公爵的嘉奖,少不了大家伙儿同喜一下。”阎逸飞拱手道。

“就阎兄你会做人!”传诏者眉开眼笑。

“霹雳虎,速随我来。记住,面君时切勿轻举枉动,否则动辄有杀身之祸。”阎逸飞肃声对林啸说道。

“我知道。”林啸眼神灼灼,心跳得飞快。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像个初恋的少年,林啸一边自嘲,一边极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一路之上,只见一片狼籍,人们纷纷从观众席上蜂拥而退,禁卫军一一查探倒伏者的鼻息,如果尚有鼻息便被火速抬走医治。

当登上主看台的瞬间,无数双眼睛看过来,但林啸的眼中,却只看得见一人。

被众人簇拥,美艳不可方物,冷傲得如同冰山,高贵得如同女神一般的女子,真的就是数日前在自己身下宛转承欢,共赴巫山**,让自己念念难忘的那一位吗?

林啸感到一种荒谬的虚幻感,恍惚间,他几乎不敢确定那一夜是真是幻。

但这种失神的感觉只延续了一瞬间,林啸双眸一扫,已然对眼前的情形胸中了然,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阿青,居然是公爵夫人!

窦清清一双冰冷的美眸微微闪烁,貌似平静却内容微妙,而在她的身后,花氏二姥目光如电,死死地盯着林啸,眼中隐隐杀气凛然。

而主看台上其余众人,皆以颇感兴趣,又居高临下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林啸瞬间便马上清醒了过来,对自己的处境一清二楚,他相信,自己只要稍有大惊小怪之举,花氏二姥立即便会出手将他毙于台上。

林啸抑制住激荡的心情,垂下了眼帘。

“小人七品弘武世家阎家家主阎逸飞,携家奴叩见公爵大人,叩见公爵夫人。”阎逸飞恭恭敬敬地双膝跪地,行了两个大礼。

林啸一声不吭,跟着行礼,他作为奴隶,是没资格开口的。

花氏二姥松了一口气,暗自散去一身蓄势待发的元力,却又心中惊疑:这个野蛮人,不仅没有大惊小怪,还丝毫不动声sè,居然会如此机灵?!

“起来吧。”史哲奇和颜悦sè地举手示意。

“是。”阎逸飞毕恭毕敬地站起身来,林啸也跟着站起,立于一旁。

“阎逸飞,你身后站的可就是击飞圣火珠的那个兽族人?”史哲奇问道。

“回禀公爵大人,正是他,浑名霹雳虎。”阎逸飞顿首回答道。

“嗯!”史哲奇微微颌首,“霹雳虎,刚才你这一箭,救了所有人,射得好!”

“君上有难,做臣民的理应挺身而出。我虽只是一介奴隶,却也不甘落人后。”林啸不卑不亢地答道。

“哈哈!你一个化外之民,也明白这些君君臣臣的道理吗?”史哲奇大笑,颇感意外。

四周也是一片笑声,大家都觉得一个兽族人这样讲话十分的新奇。

林啸表情一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原本自然不知道这些,但自从加入魁首竞斗团,日日听主人教诲要忠君爱国。每见主人讲起这些时神情激奋,虔诚无比的样子,我也深受触动。所以,当看见妖女用邪宝危及君上时,便自然而然地奋勇上前了。”

四下里一时鸦雀无声,人人面面相觑,无法想像兽族人能讲出这样的话来。

阎逸飞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僵硬,出了一头的冷汗,他可从没拿什么忠君爱国来教育过这些个竞斗士。

“哈哈!哈哈!!说得好!!!”史哲奇拍案而起,“如果大小弘武世家都能有阎家的忠诚,我公国何愁不兴。”

“有此忠臣,国之幸,君之德。”韦辉神情激赏,连连向史哲奇道贺,而那窦宪,却是一脸阴霾。

“为臣者本应如此。”阎逸飞也反应过来了。

“好!阎家忠君爱国,应为弘武世家楷模,着升一级,为六品弘武世家。”史哲奇大声宣布。

“多谢公爵大人!阎家必定誓死捍卫公爵大人,捍卫公国!”阎逸飞喜出望外,扑通一声跪下连连叩首。

他心中的喜悦简直不可言表,本来是希望通过嘉华大比夺冠能稳住阎家目前的七品弘武世家地位,没想到,大比还没结束,居然便升了一级。

一切都应归功于霹雳虎,这一百枚钻币超值了,本来是希望通过他加强竞斗团的实力来冲击宝座,从而稳住家族的品级,没想到这个任务凭他一人之力便提前、超额完成了。

“霹雳虎虽为贱族,却堪教化,且忠勇过人,立下奇功,理应嘉奖,着除去奴籍,赐其自由人身份。赎身费用由公爵府向阎家支付。”史哲奇接着宣布道。

林啸一时反应不过来,呆立着不动:“什么?自由人?这就获得自由了?”

“能得公爵大人恩赐,即是霹雳虎之幸,也是我阎家之福,断不敢收取赎身费。”阎逸飞连连谢恩,却不见林啸动静,忙回头催促:“还不快谢过公爵!”

林啸这才急忙叩拜谢恩,一时心中五味杂陈。

兽族人能摆脱奴籍,成为自由人的,百中无一,而且就算是成为了自由人,也是二等公民,许多权利都与之无缘。

但对林啸来说,成为了自由人,能自由行动,便一切都有了可能,这比什么都要重要。

他从此可以离开魁首竞斗团,寻找和打探羊疾和犬朗的下落,继续探寻残余宝钥的下落,深入了解人类世界,找回兽族失落的文明……

可是,这样的话,魁首的这几位兄弟怎么办?

没有了他,魁首还能走多远?

不知不觉间,林啸对魁首,已有了莫名的羁绊。

……

林啸一时思绪如麻,直到阎逸飞告退,催促着他一同离去,他才从胡思乱想中惊醒过来。

林啸再看了一眼窦清清,对方那完美的脸庞上没一丝异样的表情。

但当他的目光触及窦清清身后那花氏二姥的目光时,不由得一阵心悸,他明白,自己知道得太多了,知道的东西太惊世骇俗了。

……

当天晚上,魁首的驻地一片欢腾,阎逸飞与二长老早已赶回阎府去报喜讯。

主家荣升一级,魁首又不战而入八强,向来严厉的四长老今天自然也心情,根本不来管这沸反盈天的喧嚣。

当然,竞斗士们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四长老的耳朵。

“林耀,你真是好样的,那么远,居然一箭便射中小小的那什么鸟珠子。”狸深连连竖大拇指。

“切!什么鸟珠子!那是圣火珠,那玩意儿一旦丢下来,整个公国大竞斗场都会被夷为平地!我们都会被轰成渣子”隼青一脸不屑。

众人的嘴都呈“o”状,猿闪跳起来叫道:“那林啸你岂不是我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恩人哪!”狸深夸张地一把抓住林啸的胳膊直摇。

“哪有这么严重!”林啸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哥几个。”牛通忙拦下狸深和猿闪这对活宝,端起一碗酒来,正sè道:“林啸兄弟已获自由身,今日恐怕也是咱们为他送行,要不醉不休。”

一听此言,众人皆表情一黯。

“林兄弟,老龟我真是有些不舍,但又为你脱离此苦海高兴,我酒量虽然不行,但分别在即,我今天一定要喝了这一碗。”龟坚端起酒碗缓缓说道。

“不管你上哪,咱们都是好兄弟。”豹锋也端起酒碗。

众人皆是心有戚戚焉,纷纷端起酒碗。

林啸也是表情激荡,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嘴一抹,朗声说道:“谁说我要走?!”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求推荐票!这玩意儿大家每天都有三张,还请支持!感谢!!

襄阳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方法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西安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