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江山美人志 第七十节 夫妻

发布时间:2020-01-18 22:39:31 编辑:笔名

江山美人志 第七十节 夫妻

心中抖了一抖,李无锋差点就认为这古儿素甫是有意借题发挥,借着秃子骂和尚,什么主宰一切,指手画脚,张牙舞爪,这些词语似乎句句都是针对自己的,悄悄了瞥了一眼对方的脸色,看见对方仍然沉醉于激愤之中,无锋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自己虽然并不惧怕对方,但并不代表自己相和对方把关系搞僵。看来对方是想到被罗卑人勾结其兄长想要他命一事给触动后有感而发,并非针对自己,若真是有意针对自己而且又这么装傻充愣,只怕自己真的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他是否还该坐在莫特自治领领主这个位置上了。

“嗯,领主大人讲得好,我李无锋个就看不惯那些平素以霸主身份的人欺压弱小民族的丑陋行径,各民族有自行决定其民族归宿的权力,其他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权干涉,这是世界上通行的原则。”李无锋也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心中却在暗想,若是世上事情都是这般简单,那天下间有这么多纷争,这大千世界也就不成其为大千世界了。

“谢谢大人的支持,对大人的无私帮助,古儿素甫和莫特全族没齿难忘。有大人的支持,我们莫特人才能够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古儿素甫这话倒也出自至诚,没有李无锋,他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甚至连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权利都被剥夺。

轻轻摇摇头,无锋脸上露出一丝忧色,半晌没有说话。古儿素甫立即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立即问道:“大人似乎有什么心事,可否说出来让兄弟一闻?”

“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瞒领主大人,这罗卑人一直不甘心在贵族领地和西域诸国上的失败,总想挑起事端在这片土地上掀起风浪,我不过有些担心罢了。”装作斟酌了一下,无锋才又道:“前些日子罗卑人又在楼兰挑起叛乱,企图反攻倒算,好在文秀果断处理,也有了莫特自卫军的相助,才得以迅速解决。”

“嗯,这些事情万不能迁就姑息,必须要当机立断坚决镇压,否则一旦起事又要引发无数风波。”古儿素甫也赶紧接上话,毕竟在自己族中一样存在着这类隐患,自己兄长古儿丹一直被囚禁着,原本希望西北军能够根绝后患将他一刀两断,没想到西北军却讲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自己,杀,杀不得,放,放不得,真是进退两难,只得将其关闭在隐蔽处,加派人守候,都还需要时时警惕,防止族内同情他的人兴风作浪。

“是啊,可是现在有消息说西面的赤狄人想要和罗卑人谈和,这罗卑人若是喘过气来,只怕我们这边压力又会加大了。贝桑这个老家伙不是善类,一旦得知罗卑人西面压力减轻,他肯定会有其他想法的。”无锋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可是现在东线形势不太乐观,我本想从腾格里军团抽回一个师团,可是这边又的确放心不下啊。”

“大人,万万使不得!”听说无锋欲讲驻扎火花集的腾格里军团第二师团抽走,古儿素甫大惊失色,这可是他的定心针,而第二师团的师团长舍内也与他关系相处甚佳,若是抽走了这个师团,自己如何能够放心?那罗卑人的征东部可不是吃素的。“大人在西北兵力雄厚,想必也不差这一个师团,我们莫特自治领本是西北的屏障,眼下驻防我们莫特的部队已然相当薄弱,我本想请求大人再增训几个万人队的我族骑兵以备不时只需,如何还能减少?”

故作沉吟状,无锋以手抚额叹息不止,心中却是狂喜不已,正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来,矜持的思索了半天,无锋这才答话道:“领主大人说得也有道理,我也觉得眼下有必要再增加一些兵力,我看不如这样,就从莫特预备役抽出三万精锐,组建莫特自卫军第七到九万人队,由姜汉的师团派出教官,效仿培训批训练方式,尽快完成训练,达到预期目的。”

“如此甚好,大人放心,我莫特预备役还有近十万人,足以选出能堪重任的精锐,只是辛苦了崔大人和姜大人了。”古儿素甫自然欣喜不已,只要是莫特正规军,一切军费都无需莫特自己承担,这是在条约中早就写明了的,这三万人的军费由不需要自己出,何乐而不为呢?何况西北军士兵薪水不菲,早就让那些预备役的牧民们眼红不已,这次得到机会,还不争先恐后,也算一件好事。

一旁的宫装丽人听得二人的交谈,心中不由得暗自咬牙,这个李无锋真是无孔不入,随时随地都在想办法扩充自己的军事力量,而那个莫特首领却是愚蠢如猪,明显的圈套却还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

自己虽然能够看穿这些小把戏又能怎么样呢?眼前这个故弄玄虚的男子却是自己的未婚夫,不,应该说是丈夫才准备,守宫砂已经消失,自己的一身贞洁已经献给了对方,虽然自那次以后自己和他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但无论从形式上还是事实上,自己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少妇了,所幸自己并未在那的一次事件当中闹出什么笑话,如果真要是出现怀孕这一类事件,那自己就真的无地自容了。司徒玉棠并不知道无锋现在的状态,也不知道无锋手下文臣武将是多么希望无锋身边的女人能替无锋生下一男半女,哪怕是一个私生子也好,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这么多年来,无锋身边的女人也不算少了,却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有那么一丝反应。

看着二人谈笑风生,司徒玉棠越发觉得郁闷,这一次随同出访莫特并不是司徒玉棠主动提出要求的,她早已经对自己这位夫君失去了信心,陇东、天水、西康、卢龙四府早已收复,但看不出他有半丝想要将这几府的管辖权交回帝国的意思,反倒擅自逾越权力,任命几府的城守,这让司徒玉棠愈发感到寒心。只是她现在已经失去了与无锋争吵的yu望,争吵又能怎么样呢?能够让他改变决定吗?那又何必闹得不愉快呢?也许是他说得对,一切都是权宜之计,现在四府交回给帝国,帝国能够控制得住么?能够保证在太平军反攻下保持不失么?这实在不能怪别人,帝国大军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可是为什么他的西北军却又表现得如此抢眼呢?难道他真有什么超乎寻常的本事能力?司徒玉棠无法相信。

阅兵式终于结束了,无锋也在古儿素甫的邀请下住进了专门准备的莫特传统金顶皮帐。无锋默默的站在金顶帐篷外,他自然清楚这顶帐篷意味着什么,他旁边的司徒玉棠同样清楚这顶帐篷代表的含义是什么,若不是真心降服,只怕莫特人是宁肯烧毁它也不会愿意将此物贡献出来,金灿灿的蓬顶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格外壮观,反射的金光将四周都映成一片金色,门口那竿帝国的双龙戏珠旗在金光的映射下煞是刺目,一左一右分别代表西北和莫特的金鹏旗与苍狼啸天旗卫护两翼,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中,这一切是那么壮美雄奇。

看着自己夫君神色复杂的凝视着这象征着莫特王权的金顶帐篷,司徒玉棠也默默陪着无锋站在一旁,旁边的卫队似乎也察觉到这个时候守卫在一旁有些不合时宜,都远远的散了开去。

“玉棠,你说我放弃天水、卢龙、西康还有陇东,一心向西发展,这样对帝国来说究竟是好是坏呢?”遥望着慢慢落下地平线的夕阳,无锋幽幽的问道。

猛地一听这话,司徒玉棠吃了一惊,仔细打量了一下无锋的脸色,发现对方不像是在随口妄言,司徒玉棠半晌没有说话,心中却是百感交集,这一两年来的到西北的所见所闻忽然间一下子涌向脑海,一时间竟让她说不出话来。

“怎么,就咱们夫妻俩,难道连说句知心话的心情都没有么?”有些自嘲的笑了一笑,司徒玉棠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子似乎有些陌生,似乎他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风光无限,那么春风得意。

“我也不知道。”司徒玉棠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嘴里突然回冒出这样一句莫明其妙的话来,平素不是总指责他野心勃勃只顾西北利益,窥觑中原,这个时候对方问起自己来,自己却又不知道改如何作答。

似是对自己未婚妻的回答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此时的无锋像是陷入了某种情绪之中,自顾自的往下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有时候我也不明白自己整日忙碌究竟为了什么,你说是为了功名利禄么?好像我到了现在这种位置,似乎也不需要什么了;你说是为了金钱财宝么,我自觉好像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为了领地百姓能够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也不尽然。我有时候真的有些茫然。”

竹溪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银屑病哪
企业资讯
清远治疗白癜风方法
肇庆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